古代历史,清末民初武术家黄飞鸿,武术之乡佛山

栏目:国学 来源:金融广东网 时间:2019-10-26

大家好,给大家推荐黄飞鸿,武术之乡佛山。广东武术由来已久,至明代出现了完整的拳械套路。但到了清代,传统的拳种日渐式微,唯有洪、刘、蔡、李、莫五大拳派发展昌盛。及至晚清才出现的蔡李佛拳和咏春拳,却从者甚众,蔚然成风。南粤武术在晚清时的蓬勃发展,是有其时代性的。谈论岭南的武术,人们自然会提到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中国四大名镇之一的佛山镇了(四大名镇为河南朱仙镇、湖北武昌镇、江西景德镇和广东的佛山镇)。

“肇迹于晋,得名于唐”的佛山,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古镇。唐宋时期,佛山成为工商业城镇,至明清时成为中国的四大名镇之一。佛山镇历史上经济繁荣,居民生活富庶。但因地理上幅员狭小,地势平坦,天然防御条件差,却位处广州西南部的交通要道,为兵家必争之地,所以居民为求自保,很早就形成了习武强身、自卫及搏击的传统。明英宗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黄萧养造反,起兵围攻广州,同时分兵攻打佛山,一路势如破竹。佛山乡绅梁广等22人,仅以一天的时间,便匆匆组织乡勇抗敌。

在外无援兵,内无坚城的情况下,坚守半月,杀敌数千人,直至黄萧养兵败。据《佛山忠义乡志》记载,在这场战事中,佛山乡民中能征善战、勇略过人者不在少数。梁敬亲“与诸义士树栅拒之,谋定而后战,扼吭捣虚,所向必克”。年仅18岁的梁撷率乡中义士,悉力备御,“及战,持丈二红刃刺贼先锋,大呼陷阵,众从之,贼遂溃”。书生冼光“开栅门出战,斩其伪千总彭文俊,贼气夺,自是每战必睫 ”。战后,冼光不受官爵,“所居东林……筑场圃其中,耕读之暇,集乡人校射为娱乐”。

实际上,在恶劣的条件下取得战争的胜利,“忠义”或士气仅是一个方面,要成为精锐之师,离不开长期的技击训练,离不开武术的繁荣和普及。可以肯定,当时的佛山已是名副其实的武术之乡了。 明末清初,佛山独特的经济、军事地位和民间尚武的风气引起各地反清志士的重视,纷纷潜人佛山发展反清秘密组织。在石湾出现的“五顺堂”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最早出现的天地会(洪门会)组织,佛山便成了天地会的重要根据地之一。

天地会在广东的发展,反清志士的南下,对广东武术的发展起了巨大的促进作用。外来拳种结合广东的地理气候条件和居民的性格体质,经过多年的演变,从而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多种不同风格的拳械套路。雍正年间,京剧名伶张五来到佛山,在戏班中教授武功,灌输反清复明思想。咸丰元年,蔡李佛传人张炎在佛山创办鸿胜馆,练武之余也志在反清复明。咸丰四年,爆发了陈开冷页导的广东天地会起义,粤剧名伶李文茂率粤剧艺人加人陈开的起义行列,一直攻打到了广西,创立大成国。

至清末民国初年,佛山声震内外的名家辈出,匀武者数以万计,成为我国南派武术的中心。鸦片战争以后,一佛山手工业受到外来泽货的冲击,铁钉、铁丝、土布、制陶工场纷纷倒闭。另一方面,几河道码头淤浅,交通条件日趋恶化,使佛山的工商业大量向交通条件大为改善的广州转移。凡此种种,导致佛山工人大量失业,社会动荡不安,人口从道光十年的60万,到民国十年减至30万。资本家为了继续获得高额的利润,常常借助黑社会组织及其控制的武馆欺压工人。广大的工人为了免受欺压,也纷纷加人正派的武馆,学武防身,并组成工会,与资本家进行抗争。至20世纪20年代,佛山武术已达到空前的繁荣。

黄飞鸿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,就是在佛山、广州一带的珠江三角洲城镇度过的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